世界杯下注app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产品列表
工程业绩
遭遇股东花样减持维维股份拿什么拯救难堪业绩
 点击数:次 添加时间:2018-10-08 05:14 [打印] [关闭] [收藏]

  昔日的豆奶大王维维股份(600300.SH)头上的光环正在褪去颜色。近日其两家股东分别推进减持计划,而这两家股东的股份来源可以追溯至原第二大股东身上,被业内质疑为过桥式减持。

  归根究底,此前维维股份不断实行多元化发展,希望多条腿走路却拖累了业绩,不得不通过“卖卖卖”拯救颜面。而现在的植物蛋白饮料行业已经强敌环伺,维维股份往日积累的品牌优势消耗殆尽,能否杀出重围还未可知。

  9月22日,维维股份发布股东减持公告称,持股6.05%股东章霖于2018年6月28日至9月20日减持1.0499%。截至公告披露之日,其持有公司股份8358万股,占公司现有总股本的4.9992%。

  公告指出,减持是出于股东自身发展业务需要。其中,章霖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已累计减持公司股份1671万股,占公司现有总股本的0.9999%,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公司股份83万股,占公司现有总股本的0.05%。

  耐人寻味的是,章霖从6月28日开始进行减持,而短短几天之后的7月10日,另一家持股6.9%的股东东宁波博泓合丰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博泓合丰”)也开始进行减持。截至 2018 年9月11日,博泓合丰持有维维股份8562万股,占总股本的5.12%。

  据2018年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底,博泓合丰与章霖分别是维维股份的第二、第四大股东,两家股东几乎同时出手减持,似乎颇不寻常。

  而这也并不是维维股份股东第一次出现减持巧合。2017年6月,维维当时的第二大股东安信乾盛国鑫创沅1号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安信乾盛”)披露减持计划,宣布将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不超过3344万股,占维维股份总股本不超过2%。截至10月,安信乾盛的持股比例从9.9%下降至6.9%。10月16日,博泓合丰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受让安信乾盛剩余的6.9%股份,后者不再持有维维股份任何股份。

  “神同步”的是,2017年7月,维维股份的另一家股东方正证券善赢1号(以下简称“方正证券”)拟减持不超过6%的股份。在减持计划实施之前,方正证券占公司总股本比例9.05%。随后在10月21日,维维股份宣布方正证券与章霖签订股份转让合同,拟以5元/股的价格转让其持有的维维股份6.05%的股份,转让金额为5.06亿元。转让完成后,方正证券同样不再持有上市公司股份。

  而安信乾盛和方正证券的减持原因皆为,因资管计划临近到期,所持有的维维股份已满6个月,通过减持实现投资收益。

  蓝鲸产经记者了解到,巧合甚至可以追溯至2016年5月,彼时维维股份持股18.95%的第二大股东GIANTHARVESTLIMITED(以下简称“G.H.L”),宣布将其股份一分为二,以4.70元/股的价格分别转让给方正证券和安信乾盛,其中方正证券受让比例为9.05%,受让金额为7.11亿元;安信乾盛受让9.9%,受让金额为7.78亿元。

  也就是说,2016年G.H.L将股份转让给方正证券和安信乾盛,次年后两者均在减持一定比例后,将股份分别转让给了章霖和博泓合丰。2018年,章霖和博泓合丰又都进行了减持。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蓝鲸产经记者指出,从表面情况来看,方正证券和安信乾盛都是券商系,也就是过桥通道,可能是为了方便原持股人大幅减持、不至于对股价造成过多负面震荡。章霖是个人,博泓合丰是私募,所以后者也是过桥通道的可能性也很大,这也意味着,第一次减持最终完成的通道,后面的接盘都是为了实质完成前面的减持。

  值得注意的是,方正证券是以5元/股的价格转让给章霖,而后者减持的价格区间则是在3.15-3.21元/股。

  沈萌指出,之所以采取过桥的方式,是为了通过层层转持减持,规避大宗减持的波动风险。虽然每次都收取一定费用,但这种交易方式比二级市场形成的砸盘效应更为划算。

  对此,蓝鲸产经记者致电维维股份相关工作人员,但是截至发稿前,并未取得联系。

  2017年10月,安信乾盛减持后,又将股份转让给博泓合丰,上交所就此下发问询函,要求维维股份方面核实并披露安信乾盛与宁波博泓、大宗交易受让方之间,是否就后续进一步股票交易安排达成约定或存在相关协议。

  维维股份当时答复称,已披露的协议转让安排之外,安信乾盛没有与宁波博泓就后续进一步股票交易安排达成其他任何约定或存在相关协议。

  但经上交所查证,张某等4名投资者于10月中旬通过大宗交易受让维维股份大股东的减持股份,在受让后的第1个或第2个交易日即出现减持少量受让股份的违规行为。受让股份仅一周后,4名投资者在1个-2个交易日内通过竞价交易集中、大量卖出受让股份。其中,3名投资者将全部受让股份减持完毕,1名投资者减持了96%的受让股份,违规情节极为恶劣。因此,上交所决定对张某等4名投资者名下证券账户做出限制交易6个月的纪律处分决定。

  股东不断减持,也被业内解读为股东对企业长期发展不看好。受此影响,维维股份也采取了相应的措施。

  2018年8月18日,维维股份发布公告称,鉴于近期股票市场出现波动,公司认为目前公司股价不能正确反映公司价值,拟用自有资金进行股份回购,本次回购的股份将用作股权激励计划、注销等,以推进公司股价与内在价值相匹配。

  根据回购计划,该次回购不低于1亿元,不超过3.34亿元公司股份,预计回购股份数量为8360万股,约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的5%。

  除此之外,为了稳定市场信心,维维股份控股股东维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维维集团”)也祭出增持计划,自2017年11月24日开始,维维集团增持了326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5%。

  然而资本市场反应并不热烈,截至9月26日下午15时,维维股份的收盘价为3.21元。

  据上半年报告显示,1-6月实现营业收入27.43亿元,同比增加13.13%,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644.33万元,同比减少5.08%。

  从2014年-2017年,维维股份的扣非净利润已经连续多年呈现负增长,分别为6807.46万元、3139.12万元、1724.61万元和-8591.68万元,其中2017年扣非一项同比暴跌589.18%。有业内人士指出,实际上维维股份自身造血能力不足,主要依靠卖资产止损。

  从财报中来看,仅2017年一年,维维股份的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高达1.45亿元,其中包括处置无锡超科食品有限公司10%股权、世界杯投注app湖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0.934%股权,合计增加净利润近9000万元。此外,还有3670.14万元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如若扣除上述数字,维维股份的业绩则表现惨淡。

  事实上,维维股份近年也意识到多元化发展受阻,并有意收缩战略版图,聚焦主业,并且提出“大农业、大粮食、大食品”战略,打造集收储、加工、贸易为一体的粮食综合产业园。为了配合其发展战略,2018年6月,维维股份将所持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醇酒业”)55%的股权作价2.75亿元转让给维维集团,从上市公司剥离。

  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维维股份近年来想“多条腿走路”不停地发展副业,但业务过于分散,难以形成合力,反而牵制了其相当的精力和财力,造成主业不振,副业不兴的局面,这也是造成股东不断减持的最重要原因。

  乳业分析师宋亮则对蓝鲸产经记者指出,随着国内产业结构升级、国际化发展提速,生产成本提高,维维股份往日积累的品牌发展优势已经消耗殆尽,在此时甩掉业务短板,将资金资源聚焦到主营业务上的思路是正确的。“维维股份相当于面临再创业的严峻形势,如果不能加大产品研发和品牌建设的力度,未来很可能会被行业淘汰。”

  扬瑞新材IPO:大客户成重要股东巧送“利益” 实控人竟在对标企业任职14年?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